AIGC将推动娱乐全球化,未来有无限可能与创新竞争

资讯7个月前发布 AIGC学院
33 0
AIGC的迭代,点燃了娱乐公司们在全球化竞争中的新一轮挑战。钛媒体2023 T-EDGE全球创新大会上,来自不同赛道的娱乐领军者就AIGC与出海等话题展开讨论。
AIGC将推动娱乐全球化,未来有无限可能与创新竞争

自从人工智能开始落地到我们日常的生活和娱乐场景,曾经或多或少都被嘲笑过它像是一种“人工智障”,然而,当ChatGPT的出现,瞬间点燃的人工智能热潮,让人对其的进步之快产生恐惧,并且成为今年业界讨论的焦点。

先进的企业总会在大众的情绪里洞察新的商机,无论这股风潮带来的是恐慌和焦虑,抑或惊喜与兴奋。

在AIGC激烈的竞争环境之中,许多公司都在全力以赴地争夺市场份额和技术优势。在这个高度竞争的市场中,它们不仅要面对来自全球范围内的竞争对手,还要应对不断变化的技术环境、监管政策,以及消费需求,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和挑战。如何在这场全球化的竞争中保持领先的地区,成为了每一个企业都需要面对的问题。

在12月1-3日钛媒体集团举办的2023 T-EDGE全球创新大会期间,全球化下的产业创新升级分论坛上,来自盛趣游戏公共事务副总裁王振勇,小冰公司联合创始人、产品副总裁彭爽,创梦天地高级副总裁、深圳市南山区政协委员严佩诗和云天畅想联合创始人、CMO王磊,就“娱乐无界:探索全球市场的无限可能”这一话题展开讨论。

躬身入局AIGC一年后的认知迭代

在过去,许多公司可能只是将AI视为一种辅助工具,用以提高工作效率或者降低成本。然而,随着竞争对手不断持续投入大量资源在AI的研发和应用,大家也逐渐意识到,如果不以AI作为战略核心之一,很可能会被市场淘汰。

与此同时,AIGC所引发的数据安全和隐私保护等方面潜在的风险,也引发各方的担忧与焦虑,加强针对AI的相关法规完善以及风险管理工作也迫在眉睫。

今年以来,人工智能的进步比想象来得要更快,王振勇认为AIGC在垂直商业领域更容易落地,更容易打通商业模式。

对于游戏行业来说,现阶段在生产端,AI工具已经接入游戏研发,盛趣游戏已有专门团队,研究利用AI这些工具,使一些老产品实现降本增效。在运营端,智能客服和虚拟主播已经在游戏场景中落地。此外,盛趣游戏母公司世纪华通还在深圳和上海等地加速布局智能算力。

小冰公司十年前就在布局人工智能,彭爽表示,对AIGC的风潮来临感到兴奋。因为站在她的视角,有了更大规模AIGC出现,会让大家真正认知到人工智能了,行业机会也更大了。

严佩诗在讨论中分享了她个人对AIGC认知变化的一个经历。

最近有位朋友对她说,他和AI互动后写了一首诗,他和AI互动后写了一首诗,写的很不错。严佩诗也用AI写过诗,但总觉得很一般。她问,这个朋友是怎么问AI问题的。对方告诉她,他会把自己和父亲的故事告诉AI,包括人生中几段重要的经历,最后这首诗非常动情。

通过这个故事严佩诗想表达,其实会问问题是很关键的能力。在AIGC来临之际,个人或者企业不需要焦虑,人类还是很厉害的。

云天畅想作为一家算力赛道的企业,虽然一直离人工智能比较近,但随着当前这股风潮到来之际,王磊发现,算力从来没有像今年这样离我们普通人这么近,算力要么融入了我们个人生活,要么融入我们的工作。

谈及当前AIGC可能带来的风险,彭爽意识到,版权保护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议题。今年以来,受到AIGC的风潮影响,在音乐领域,“AI孙燕姿”成为了一个现象级的爆火案例。

彭爽认为,这些没有经过原歌手授权和同意,通过开源的技术第三方进行生成的内容,是会造成很大的问题。虽然歌曲的流传度很好,但事实上,原作者或者版权拥有者,并没有办法决定音色或者唱歌的能力被使用在哪里,后续无论利益还是其他权益得不到保障。

她认为,我们利用AI制作内容,需要拿到正规的授权,无论原始数据用于训练也好,还是后续的使用场景下,包括隐私条款保护,全部都应当是合规的。AI创作者可以反哺创作者或者协同创作者,但也应当保护原生创作者的合法权益。

快要“卷”不动的海外市场,还有哪些机会?

不出海就出局,基本上成为大多数娱乐公司,尤其是游戏厂商的一种共识。但如果没有真正走向海外市场,会认为那里遍地是黄金。

在海外市场,盛趣游戏出品的《庆余年手游在海外市场,尤其是东南亚地区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之所以在众多IP之中选择这款游戏出海,王振勇表示,一方面在东南亚市场,玩家更容易理解中国文化;另一方面,是受到了此前影视剧《庆余年》在泰国市场热播的启发。

不过,在他看来,在海外市场,中国游戏厂商面临最大的挑战也在于本地化,毕竟每个国家政策和法律法规都不太一样,出海团队需要熟悉每个市场,了解政策,避免踩坑。

小冰公司很早就在日本成立了独立的分公司。彭爽发现,哪怕是在同一个市场,人工智能无论是创造还是交互的场景,都会面临不同的规范,包括政府的要求、审查的要求,数据隐私方面要求,都会面临不同的挑战。相同挑战是,在用人工智能赋能的数字人应用到企业场景中,加速企业能力的迭代,以及,在个人用户场景下,如何与用户产生更有价值的交流。

严佩诗表示,当企业真正落地出海的时候,会发现真正能够匹配海外市场的游戏非常有限。在欧洲市场,创梦天地会选择先上PC端的游戏,原因是与一些国家的网络基础设施有强相关。同时,他们发现,在非洲甚至印度很多年轻人也喜欢玩游戏,但是,在那里,基础设施可能难以支撑一款硬核游戏。因此,出海要与地域性特点以及跟游戏特点深度结合起来,才能真正地找到匹配当下出海具体游戏的布局方向。

我国游戏出海具备技术、产品和商业模式上的优势,前期在海外市场激烈竞争中,游戏买量成为国内游戏厂商出海的制胜关键之一。但现在行业内也有人认为,单纯的买量时代已经过去了,厂商更多是应该提升游戏品质。

严佩诗认为,不要一概而论地轻易否定或者肯定买量的价值,每个公司、每款产品在不同阶段都有不同的市场。之所以买量令厂商感到痛苦不堪,是因为现在买量的成本正在不断攀升。现在行业内依旧有公司会选择买量,但可能更多地是在思考该如何获取更高的利润,有效地管控成本,流量为王的时代过去了,深耕差异化的内容非常重要。

伴随着越来越多中国娱乐产品或者内容出海,技术出海也随之成为一股潮流。

王磊表示,不同地区网络发展、应用场景间的差异是数字科技企业全球化所面临的一大挑战,也诞生了大量算力及服务需求。云计算的产业格局也逐步从传统的中心化通用解决方案、向围绕应用场景的边缘计算方案进一步演变,通过更具定制化和差异化的方案,提升终端体验和成本效益。

在王磊看来,未来差异化能力塑造的门槛将进一步提升,对差异化市场和需求的服务能力也将成为企业发展的关键。

(来源:钛媒体APP,作者:李程程,编辑:马金男,https://www.tmtpost.com/6828863.html)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