钉钉吃百家饭,与飞书肉搏,压力给了企业微信,它会拥抱AI吗?

资讯6个月前更新 AIGC学院
44 0
2024会是分野吗?

悬念留给了企业微信,它会拥抱AI吗?它的智能助理或是智能伙伴,什么时候才会出现?

「商店里有一些极其有用的GPT,但可能「一切都是二次元老婆」(everything is waifus)会成为最受欢迎的。」OpenAI创始人山姆·奥特曼在 GPT 商店上线后这样调侃,旨在说明二次元文化在当今社会中的影响力。

行业等待已久的GPT商店终于在1月10日上线,用户创建的超过300万个ChatGPT自定义版本应用来了,它会成为AI时代的最佳入口吗?一切还是未知的。

跟苹果手机的APP Store类似,GPT商店中,展示出了ChatGPT官方开发的应用,也有第三方最受欢迎的GPT应用们,并且按照使用用途,一共分为了七大门类,分别是图像生成、写作、生产力、研究与分析、编程、教育和生活方式。

不难看出,工作和学习这两大领域,可能是目前GPT应用层面最先集中爆发的落地使用场景,未来工作和学习不只是发生在人与人之间,更是发生在人与AI之间。

回到国内的语境中,就在GPT商店上线前一天,钉钉在7.5版本年度产品发布会上,也宣布了将在今年4月上线「AI助理市场」(AI Agent Store),钉钉总裁叶军宣布,未来三年将在钉钉市场中孵化1000万个AI超级助理。而钉钉最新版本的一大亮点,就是全量上线了AI Agent产品「AI助理」,底层由阿里大模型通义千问支持。

ChatGPT的爆发,在过去一年带动了协同办公领域产品的进化,AI Agent产品的迭代就是重要的一个侧面。

早在去年11月的飞书秋季未来无限大会上,与钉钉同属一个赛道的飞书也升级了AI能力,最重要的就是发布了「飞书智能伙伴」等AI产品,服务于内容创作、数据分析、场景构建等多个场景。

不过,与全量放开的钉钉AI助理不同,飞书的智能伙伴仍在申请试用阶段,而企业微信仍未发布关于AI Agent的相关信息。

2024年,或将成为钉钉、飞书和企业微信进化史上的分野。

01 钉钉「吃百家饭」

喜欢吃蓝莓的消费者,都不会对佳沃这个品牌感到陌生,这是中国新一代现代农业和食品产业集团。

在佳沃,一个一线种植工作人员的日常往往是这样度过的:早上8点,会在手机上收到种植作业提醒;上午11点,完成病虫上报、专家诊断和任务总览;下午6点,进行费用分析和智能排产;晚上8点,完成采收简报。

这一整个流程,都是通过佳沃与钉钉打造的超级助理「小佳」完成的。

佳沃如今不只是一个知名的蓝莓品牌,旗下产业链更是遍布水果、优质蛋白、高营养4R预制食品等多个产业链,在数智化层面,佳沃所有的数据都集成在钉钉上。

不论是一线种植员工还是公司决策层,「小佳」成为了每一个员工的自己人,这意味着什么?以前一线员工关心的只是种植的好不好,而如今通过超级助理,让员工有了管理角色分享决策信息,AI助理不只是给管理层的技术,而是给众多员工区开发创作。

「机会和增长在哪里?AI助理的十二字新手攻略就是:场景识别+知识重构=AI赋能。」佳沃知识管理总监李萌说,AI助理的底座是钉钉,但找到应用场景是每个企业自己的工作,当数量和知识产生新的组合,其与人的重构才能有新的连接产生。

找到适合自己的AI应用场景,打造属于自己的AI助理,可能成为越来越多企业奔赴AI浪潮的路径之一。

「防控非洲猪瘟,人员应该如何管理?」这样的对话,就发生在养殖户与四川铁骑力士集团的AI咨询服务中,这个以猪、鸡、鸭三大农业产业链为支柱的公司,正在让AI的问答结果成为标准化服务流程的一部分。在国内的植德律所,「小植同学」成为律师的助理,通过学习律所专业语料,对不同领域的行业问题进行专业回答,革新了律师传统作业模式。

类似的企业还有很多,截至目前,已经有70万家企业在使用钉钉的大模型产品,包括社交平台微博、鞋服集团百丽等,约占其总客户数的2.8%。

「AI超级助理的本质,是让每个专业技能人才能有意愿做事情,获得更大的帮助和能量。」钉钉首席产品官齐俊生认为,尤其是在交互体验上,AI助理能够化繁为简重塑用户体验,让使用钉钉变得更简单。在此前,钉钉一直被诟病的问题就是首页功能按钮有100多个,和一架小型飞机驾驶舱里的按钮数差不多。

在表面上,AI超级助理赋予了员工更强的工作能力,但本质上指向的都是企业发展永恒不变的话题:降本增效。

钉钉总裁叶军认为,对于发展AI超级助理的企业来说,「AI助理能够解决的三大问题是:信息流转效率、协同流程效率和决策效率。」

更重要的是,钉钉在押注当下的智能化浪潮。叶军谈到,钉钉此前两次正确的发展选择分别是移动办公和低代码。

三年前,叶军从钉钉从创始人陈航接过接力棒,钉钉当时的用户数是超过4亿,企业组织数超过1500万。如今,钉钉发布7.5版本时,用户数达到了7亿,企业组织数超过了2500万,更有超过400多万的DAU。对于企业基于钉钉底座打造的专属钉钉,叶军笑称,「钉钉是吃百家饭的」。

02 与飞书肉搏

过去的三年,也是飞书的飞速成长期,但从用户规模上看,飞书仍旧未对钉钉造成实际威胁。

「先进企业」一直是飞书的显著标签。典型的一个案例就是,2021年前后,新能源造车新势力「蔚小理」三家,全都在这一年开始使用飞书作为内部协同办公软件,尤其是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亲自给飞书站台,称用飞书是「向字节学习公司的最佳实践」。

2022年,包括一汽、长城汽车等在内的车企,也开始成为钉钉的用户,制造业一直是响应数字化变革的重要力量。

「钉钉是我们工作中最常使用的的工具之一,但还没有开始使用AI助理这些功能。」一位一汽大众车企供应链合作方告诉「蓝洞商业」,他们会使用钉钉发送设备检测报警,把不合格或是错误信息发送给相关负责人,实现实时响应。

核心行业中的核心企业,如今都是飞书和钉钉所争取的重要客户。对造车企业客户的争夺,可以看作是飞书和钉钉肉搏的表象之一。

在过去发展中,外界认为钉钉和飞书有着巨大差别,钉钉的特色是管理,对老板更友好;飞书的特色是协作,对员工更方便。但在大模型助推的智能化浪潮中,飞书和钉钉的的发展方向趋向一致,都要让AI在工作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不能落后于时代。

最先响应大模型带来AI变革的是,也是钉钉。

2023年4月,钉钉率先启动智能化战略,接入阿里的通义千问大模型,通过在首页的「/」图标,一键唤醒AI智能助手,实现在群聊、文档、视频会议和应用开发四个场景中的智能辅助能力,并迅速在5月开启用户测试体验。

到了8月,大模型在钉钉上的应用场景进一步重构和改造,钉钉上17条产品线、55个场景接入大模型,并推出数字员工,由AI形成的企业员工助手可以帮助企业撰写招聘启事、对外发布招聘广告并筛选候选人,预约面试等功能,「AI助教」可以帮助老师批改作业,点餐助手可以直接在饿了么点外卖。

如今,经过一年的改造实践,AI助理的服务范围几乎覆盖了钉钉所有产品线,今年4月即将上线的AI助理市场,将进一步增强钉钉在AI方面的能力。

比钉钉慢一步的飞书,先是在2023年4月宣布将推出交互式AI助手「My AI」,然后在2023年11月宣布帮助企业实现「AI Ready」,推出了依靠大模型能力而产生的「飞书智能伙伴」。

跟钉钉的AI超级助理一样,飞书的智能伙伴也是通过自然语言唤醒,帮助用户进行内容创作、内容总结、数据分析等业务,除了可以帮用户提炼会议要点、总结未读消息、分析PDF与音视频等,还能在具体场景下自动生成管理系统、帮销售生成对客方案。

二者最大的底层区别在于,飞书AI助理依托的是阿里通义千问大模型,而飞书支持AI产品的底层大模型有百川智能、MiniMax、智谱AI,并没有明显提到字节自研的大模型产品「云雀」。

通过大模型能力的加持,利用自然语言实现产品门槛的降低,增强产品的工具能力,是飞书「智能伙伴」和钉钉「AI助理」共同的前进方向。

目前的市场格局下,飞书依然没有撼动钉钉的市场地位。根据《财新》公布的数据显示,飞书普及程度仍与企业微信、钉钉等其他竞品相差较远,且与最活跃时期相比日活人数也有所下滑,但其日均活跃人数已较2020年大幅上涨;从每日人均使用小时情况来看,飞书已经超过了企业微信和钉钉。

叶军也在发布会上展露了从容不迫的一面。他调侃称,自己经常会在微博上搜索钉钉,看到很多用户的吐槽,「很多都是骂的」。过去一年中,阿里高层组织变革人士变动频繁,有客户也跟叶军说,你们(阿里)公司经常变,但叶军回应说,「我们还好,核心战略还是稳定的。」

03 压力给到企业微信

钉钉、飞书和企业微信,一直被誉为是当代打工人的「三宝」,各自最显著的产品特色,都是背后阿里、字节和腾讯的基因赋予的。

大模型的飞速发展推进了协同办公软件的进化,但当飞书「智能伙伴」开启了预约试用,钉钉的「AI助理」已经随着版本更新全量推广开来,企业微信的官方网站上,仍然难以寻觅AI和智能化的具体应用案例和场景。

腾讯混元大模型,也是在互联网主流大厂中最晚发布的一个。去年9月正式发布后,10月迎来升级,正式开放「文生图」功能,当时腾讯官方提到,超过180个腾讯内部业务已接入腾讯混元,包括腾讯会议、腾讯文档、企业微信、腾讯广告和微信搜一搜等,而在企业微信中的具体应用场景只是简单的一句:邮箱自动帮你写邮件。

更重要的是,检索企业微信的官方公众账号,至今没有任何一篇文章直接提到混元大模型相关内容,AI能力可能并不是企业微信当下发展的业务重心。

利用大模型能力对产品进行智能化改造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钉钉和飞书都在去年耗费巨大心力,钉钉发力最早,目前才刚刚实现对几乎所有产品线的智能化升级,而飞书的智能化升级仍旧未完成。

企业微信不可能没有注意到钉钉和飞书主动拥抱大模型带来的智能化浪潮,协同办公产品本质上是大模型最适合落地的方向之一,当钉钉和飞书开启的AI agent功能,帮助企业和用户根据工作场景进行思考和行动,落后一步的企业微信自然会感到压力。

事实上,就在钉钉发布7.5版本的同一天,企业微信在内部交流会上透露了一个关键信息:企业微信副总裁李致峰称,企业微信有信心今年在三大家(钉钉、企业微信、飞书)中率先实现盈利。「总靠输血不是个事儿,所以企业微信会率先(盈利)转正,自己活下来才能更好地帮助生态伙伴们。」

而钉钉方面,叶军给钉钉计划的盈利目标时间是阿里的2025年财年(比自然年晚一年)。钉钉从2020年开始进入「云钉一体」战略,升级为大钉钉事业部,但随着阿里在2023年的「1+6+N」组织变革,钉钉又重新回归阿里集团成为独立业务,开启自负盈亏和商业化的征程。

由此不难看出,利用大模型和AI agent交互方式更好服务客户,还是率先实现盈利,成为钉钉、飞书和企业微信在2024年伊始的分野,也是他们要在2024年各自回答的不同命题。相比企业微信,钉钉和飞书显然更愿意赌上未来,其相信大模型和AI agent交互方式会带来新一轮的业态和商业模式。

「AI助理本身是培养一个超级员工」,钉钉大客户技术负责人周鹏说,其指向的是AI能够完成从处理基础任务到处理复杂任务,最后到智能体的进化,「GPT背后的能力能帮助人类发现自己都不知道的规律。」

智能化变革已经在工作领域徐徐展开,AI Agent产品将带来个体工作能力的增强,不论是钉钉的AI助理,还是飞书的智能伙伴,名词有差异,本质没有不同,其指向的都是生产力的提升,都是如何利用技术帮助用户和企业更高效的完成工作。

悬念留给了企业微信,它会拥抱AI吗?它的智能助理或是智能伙伴,什么时候才会出现?

(来源:微信公众号“蓝洞商业”(ID:value_creation),作者:赵卫卫)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