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擎对话叶军:人文学者向创业者发问,如何理解AI时代?

人文学者刘擎对于大模型的态度有些疑虑不定:他观察到,这一轮技术变革不同以往,AI 取代人的岗位在变多,裁员的比例在上升,这可能会带来政治文化的冲击——社会阶层将改变,少数人将用于生产,而多数人,可能沦为纯粹的消费者——长此以往,人的超越生物性的特征是否会逐渐淡化、钝化?另一方面,人的欲望极易被满足,是否也会极度的无聊、陷入虚无主义?

面对这些问题,钉钉总裁叶军(花名:不穷)则是个不折不扣的技术乐观派。在他的实际观察中,几乎没有遇到企业因为 AI 裁员的情况。相反,他认为,AI 反而能将个体从繁琐、无聊的工作中释放,让他们有机会去做更多创造性的、快乐的工作。比如,现在只有马斯克在做火星移民的工作——在未来也许更多人可以。

一位是为人类忧虑的人文学者,一位是积极拥抱技术的在途工具创业者,面对技术,他们的不同态度主要源自各自不同的身份视角与人生经历。

叶军自 2020 年执掌钉钉,在他治下,钉钉这款国内市占率第一的协同办公软件,几乎是国内最早拥抱 AI 的应用之一。当下,AI 可能为生产力带来的这轮革命,已是叶军职业生涯中第三次经历技术浪潮——他发现,每次浪潮中都有怀疑者和乐观者两派,但最终总是后者胜出。

而刘擎作为学者,长期研究政治哲学,关注现代性危机。哲学的思辨性使他在开放接纳新事物的同时,也习惯保有疑虑——对于任何一次技术浪潮,不同的立场、声音都值得被讨论和看见,这也是极客公园策划这场对谈的原因。令人欣慰的是,这场跨界交流后,忧虑与乐观两种思潮似乎在逐渐弥合。

以下为刘擎、叶军和张鹏在极客公园创新大会 2024 上的对话实录:

01 乐观 or 疑虑,我们如何理解 AI 时代?

张鹏:今天公众对 AI 这么关注,作为一位非科技行业、但对科技很关心的人文学者,刘擎老师有什么观察和思考?

刘擎:整个人工智能大概发展已经有五、六十年了,而它对社会、经济、文化、现实的冲击在最近两三年,特别是这半年里边,就充分展开了。

我第一个判断是,这个技术是挡不住的。因为在历史上人类的各种技术可能性只要一旦展开,哪怕它有风险,仍然会发展。人类就是一个冒险的物种,它从非洲出走到整个世界,都是一个冒险的里程,人类主要是由少数那些愿意冒险的人带动的。

第二个判断是,这次技术对社会乃至整个人类文明的影响是史无前例的。过去的几次技术革命带来的是工具,但这次带来的是一个具有部分能动性和自主性的第三种力量。它会反过来塑造我们人类,包括我们的价值、我们对世界的理解、甚至对自我的理解等等。

那么说到这次技术革命的影响,它到底是好还是不好?有人很乐观,有人比较悲观,我个人的感受是既兴奋又有点忧虑。我忧虑在于它到底给我们带来的是什么,这个评价的尺度本身都可能发生改变。

这不是对某个行业、某一个领域或者某一种专业的影响,它是全局性的、全球性的、深远的,它可能带来人类文明范式转换意义上的变革。它的收益和风险是共存的。所以我们需要反思,需要带着疑虑和责任。

刘擎对话叶军:人文学者向创业者发问,如何理解AI时代?

叶军、刘擎、张鹏实时连线交流|极客公园

张鹏:刚刚刘擎老师作了很精彩的解读,关于 AI 技术革命,个体应该乐观还是悲观,不穷你怎么看?

叶军:我偏技术乐观派一些。因为我们某种程度上算是互联网的原住民,我们当年也遇到过类似的新技术出现。我记得 1999 年我用 PHP 写了第一个网页的程序,一个聊天室,也就是从聊天 Chat 开始的。很神奇,凡是从 Chat 开始的产业都很有希望,钉钉也是从聊天开始的。

当时 1999 年,就有人告诉我说,用网页做应用没有前途,你必须做成双击可以安装的客户端。当时我们计算机系没有人选择做网页,但我就决定搞这个。

这个故事在 2013 年又发生了一次,当时移动互联网刚刚开始,很多人跟我说,未来的世界肯定是 PC 端的,移动互联网只是 PC 的一个延伸。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说过这个观点,我当时就反驳他,说这次可能是你错了,我说移动互联网会成为流量的主流,那是 2013 年。

所以我说我可能是一个乐观派,为什么乐观?因为钉钉有大量的企业客户,我们可以看到,一些企业内部的极客、IT 部门的员工,他们已经通过 AI 技术,创造了很多让我们惊喜的东西。这给了我们很多信心,所以我在这个问题上比较乐观。

张鹏:你的乐观源自于看到了生产力的提升,更多人可以参与创造这样的乐观。我们今年所有人都看到 ChatGPT 的突破,刷新了认知。我当时也问了刘擎老师,问他怎么看 ChatGPT 这样的产品,到底是一个好的进步,还是他忧虑的起点。我们先听听刘擎老师怎么说。

刘擎:当然是一个进步。我今年在美国访学有半年的时间,就着迷于用 ChatGPT,它给我带来很大很大的收益。

但是为什么又有忧虑?因为第一,我们现在能确定的是这样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技术革新,一定在效率和经济发展上带来了进步,但是人类是多维度的,我们还有自由、安全、确定性、公平、归属感等一大堆东西。这些维度之间可能相互有冲突、或者是内在的紧张。比如经济发展和人们的平等之间,往往就构成了一对张力。

比如很多行业,他们从业人员终其一生学的知识和技能是不是就慢慢被淘汰了?可能相当一部分人会感到巨大的冲击和焦虑,在这个意义上,AI 技术就很难说就有那么清楚地说进步了。在技术进步之外,我们也要同时考虑它带来的社会道德影响。

所以现在根本不只是科学家、企业家、技术工程师在讨论 AI,政府、社会科学家等等也都在卷入讨论,因为它带来的是全方位的影响。

张鹏:所以刘擎老师预判了你(叶军)的视角,他知道技术上的进步让人兴奋,但他还是会谈到忧虑的这一面,我不知道你认不认同这个观点?或者我们怎么面对这个忧虑?

叶军:对,刘擎老师讲的其实某种程度上我们也很认同,任何一项技术在发展过程中都会有不同的声音,我觉得也应该有不同的声音,如果只有一种声音也挺可怕的。

站在我自己的角度,我觉得 ChatGPT 这类 AI 工具的出现,首先大家肯定更期待它在进步的这一面上发挥价值。

我们面向企业,看待这件事就非常明显。因为任何一家企业最核心的竞争力之一是成本和效率。很多企业发展到后期,最大的成本就是沟通和决策成本,我们今天看到 AI 针对这两个问题,正在给企业提供非常大的帮助。

我们有两个非常典型的客户,我也跟他们交流过,有个客户是上海的一家上市公司,做数模芯片的,就是从模拟信号转数字信号。这种芯片公司的 SKU 很多,可能有上千个芯片,因为场景太丰富。这家公司就跟我们讲一个问题,说他们内部几乎很少有员工能把客户的需求描述清楚,也很难给客户提供一个非常准确的方案。然后他们就用了钉钉的 AI PaaS 能力,把过去积累的所有知识库,用 AI 进行了训练,然后调优,现在他们对接客户方案的时候,都会用 AI 辅助对接,效率非常高。

另外还有一家公司,也是我们的客户,它是在义乌做光伏产业的,也非常有意思。他们把生产车间的生产计划,以及车间里面的生产进度、数据全部输入给了 AI 大模型,然后做了一些调优和专属性的训练。然后他们现在从车间主任、数据分析员,到厂长,都可以更迅速的进行生产决策。要不要加原料,要不要调整计划。所以 AI 在决策效率以及沟通效率提升上都有非常大的进步,这个进步会逐渐发生在我们身边。

02 AI 会使社会结构发生变化吗?用得好 AI 的,都不是老板

张鹏:刚才刘擎老师担心,AI 会进一步加剧阶层固化,像你说的这些进步,是不是意味着一些有钱的大公司采用 AI 技术之后,马太效应会变得严重呢?

叶军:我的感觉是,AI 反而给了普通人更多机会,因为现在用 AI 用得好的,都不是老板,反而是一线的员工,包括大家不熟悉的一些生产制造业的前线,他们都想改变。谁最有欲望改变,谁就会带来最大的创新,所以那些地方我们看到了很大的机会,他们反而成了最直接地感受到 AI 带来进步的一群人。

张鹏:你说的这个「看动力」很有道理。老板身边有一堆人,有什么想法让他们给我做。换成 AI,那 AI 至少要比身边的员工强才行。但对普通人来说,AI 增强的就是自己,就像我们大会的主题——增强人生。

叶军:AI 能增强人生。

刘擎对话叶军:人文学者向创业者发问,如何理解AI时代?

叶军、刘擎、张鹏探讨 AI 作为现金工具如何影响人们的生活|极客公园

张鹏:聊了「AI 到底是在给谁在赋能」的话题之后,还有一个问题,大模型的力量加入到工具体系之后,会对整个社会带来什么改变?对公司的内部结构有什么改变?刘擎老师怎么看?

刘擎:我觉得 AI 会带来社会组织结构的一个变化。因为一个人要跟 AI 很好地合作,这是一种新的特定能力,但当一个人拥有了这种能力之后,就能以很少的人力做成很大的事。比如现在有「一人公司」这样的概念出来。这样发展下去,可能就像几年前一些哲学家、社会学家想象的那样,社会会只有很小一部分人在工作,大部分人他们就会变成消费者。

当然,大部分要成为消费者,需要有一个社会福利系统来支持,1% 的人口生产,99% 的人就只是作为消费者生活着,这样的社会结构在人类历史上是闻所未闻,是史无前例的。有人可能会觉得不工作很好,能坐享其成,但工作对人类其实有着复杂的意义,这个结构改变之后就会给社会带来很大的冲击。

张鹏:顺着这个角度,AI 对社会的组织结构有改变,那对公司呢?钉钉有没有观察到 AI 给公司带来的组织结构改变?

叶军:对,我觉得刘擎老师这个观点很深刻。AI 确实会对生产关系产生明确的影响,引发改变。上午场的时候李彦宏也在讲,从 PM 到 RD 的比例可能会发生一些变化,其实这在很多公司都发生了。在钉钉也发生了这个变化,我们很多业务线越来越「产业链闭环」,甚至技术也在指挥产品做一些工作。因为 AI 会变成个人的能力,个人价值会变得越来越明显。

刚才刘擎老师的发言里有两个很重要的点。其中有一点我要回应一下。刚才刘擎老师讲,未来可能会出现很小的公司,人越来越少了,因为不需要这么多人,我认为这个大概率会出现,我们的判断是小公司会越来越多,甚至一定程度上一个人就是一家公司,一个人可以影响一家公司。

但刘擎老师讲的另外一个观点,我想补充一下。他说未来是不是发展成 1% 的人在工作 99% 的人在消费。关于这个,我有不同的想法,我认为这也是企业里面会发生的现象,我觉得未来不是 1% 的人工作、99% 的人消费,而是每个人既是工作者又是消费者,人的专业能力会越来越强,没必要做这么多工作,你只要把你最擅长的工作做好,把其他更擅长的工作交给市场。

我在阿里工作很多年,我们内部经常有一种观点,这两年特别流行,就是内部合作的效率都还没有我跟鹏哥(张鹏)合作的效率高,内部效率低于外部效率。很多企业都是这样,内部合作效率低下,我认为就确实应该多去消费一下别的公司资源和服务。就是你不一定要消费内部的资源,而是可以去消费外面的,我觉得这是未来高效率社会生产关系会出现的现象。

我们当年在阿里内部做了很多中台,大家应该也听过,中台这个东西初心非常好,但事实上中台的出现会增加很多决策成本,导致内部协作效率很低,也就是这个生产关系影响了整体的效率。所以我认为与其使用这样的中台,还不如跟外面的公司合作,效率反而更高。

所以在 AGI 的时代,我觉得组织结构,包括社会的生产关系必然朝着一个整体效率最高的方向去发展,这是一个好的趋势。

张鹏:这一波浪潮里,AI 确实能让每个人接触到更大的能力,加强自身的能力,然后它可能会越来越跟组织「解耦」。就好像过去我们必须依赖公司才能做成一些事,但在 AI 的时代就不再是这样。

叶军:公司更依靠你。

张鹏:这种关系的变化,如果能解决问题,就建立起交易的关系,反而最简单直接。

叶军:市场化的关系我认为是最好的。

张鹏:所以本质上每个人在今天这个时代都有机会被技术进一步的赋能,而不再依赖于企业。你们搞钉钉个人版就是这个想法?

叶军:我们确实想通过钉钉个人版,让更多人的能力增强,增强知识带来的附加能力和价值。

张鹏:不用等着老板上钉钉,你自己可以用。

叶军:对。

03 人会被 AI 替代掉吗?人和人的竞争是永恒的主叙事

张鹏:这个问题上,咱们还得说一点务实的。今天在场的朋友,我相信不是每一个人都是创业者,大部分还在某一个公司里面,其实大家内心还是会焦虑。这个焦虑就是,未来公司越来越多地使用 AI,可能公司越来越小,岗位越来越少。那人是不是容易被 AI 替代掉,这个话题自 AI 兴起之后就一直很流行,我们先来听听刘擎老师是怎么说的。

刘擎:这是肯定的。有的人可能就是绝望,彻底放弃了,特别是年纪更大的、教育程度更低的人,这是蛮残酷的。所以我们要有一个社会福利的保障来兜底,这几年全世界都在讨论所谓 UBI(universal basic income,普遍基本收入),就是人不一定需要工作来换取基本收入,那之后人们即使被淘汰了,也还是能够生存下去。

但是如果你想成为一个在职场上有成就感、有意义感的人,那你就必须学会和 AI 合作,去刺激他、启发他、甚至驾驭他。另外很重要的是沟通能力,你要跟 AI 对话、要对它提出好的问题。以前沟通能力只在极小部分人当中是特别重要的,比如销售、管理层,但现在它可能在任何一个职业、岗位中都特别重要。

而拥有这些能力就意味着你要展开无限学习的可能。过去的很多模式都会被淘汰,个体会不会被替代,就取决于你能不能建立最大限度跟 AI 合作的能力。

张鹏:刘擎教授提的「无限学习」跟李彦宏说的有点类似——这个时代的产品经理最重要的是学习能力。因为钉钉今年把 AI 已经放进产品里,有很多的企业在用了,我想问的是,是不是有一些企业在有了 AI以后,不那么需要人了?

叶军:我们看统计数据还好,因为钉钉的用户量还在增加。我们看到的是 AI 用得越来越好的人,机会越来越多。其实本质上不是人和机器在竞争,是人和人的竞争。因为机器它没有情感,不会跟你竞争,甚至机器可能还觉得挺无聊的。

真正的竞争产生在我们在座的各位之间。所以 AI 用得好的人,就是刚才刘擎老师说的工具驾驭得好,自然而然机会更多。你替代的是另一个不会用机器的角色,而并不是替代那个人本身。

张鹏:虽然每个人接触到钉钉的功能都一样,但肯定不是每个人掌握的程度都一样,现在有没有那种 AI 运用很好的人,他大概是什么状况?

叶军:其实现在每个企业里面都会有一些对新技术特别感兴趣的人,我们看到 AI 用得特别好的都是一些先行者,非常符合极客公园「极客」这两个字的特点。这些人学习能力很强,而且充满热情,不是你要给他推什么东西让他用,而是他每天给你提能不能这样用、能不能那样用。这些员工有很好的技术背景、有很浓厚的学习兴趣,人又比较年轻。

包括企业的老板,他自己不一定会用,但是他很积极,要求员工天天去学习去用。

张鹏:这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时代的草稿,焦虑也难避免。我也问问刘擎,你是怎么看大家如何对抗这个焦虑?

刘擎:我们不要那么灰心。我觉得有一种光明的前景,人类会出现一种有意思的、新的生活方式和学习方式。

第一,我们不要再进行一些枯燥的、死记硬背的学习了,任何要你背诵的东西和题海战术都没有意义了。有人类学家写过《毫无意义的工作》,大部分人的工作都是填表格等重复工作,并没有给人意义感和成就感。现在AI可以做这些枯燥的工作,人类就可以发展出情感、想象、创造这些最高级的体验。

我一年以前给同学布置论文的时候,有些人总说千万不要用 ChatGPT,但我鼓励大家去用。而且我要求他们用完之后,总结 AI 帮了他什么、给了他哪些启发、有哪些不足等等。我们已经进入到一种新的生活和工作状态,AI 目前还是一个工具,但它的前景会是一个 partner(伙伴)。

我们下一代可能就是 AI native,所谓 AI 的原住民。他们生下来就意识到,这个世界有另外一种智慧,也就是 AI。他们可能从出生起,整个的成长模式就跟我们不一样,会让我们发展出创造型、艺术型的一面。那就是一个很好的前景。

刘擎对话叶军:人文学者向创业者发问,如何理解AI时代?

叶军分享钉钉用户利用 AI 帮助工作和生活的案例|极客公园

张鹏:AI 时代到来,没人想被这个时代甩在后面,所以你怎么看企业里的普通员工,他怎么变得更 AI?

叶军:我觉得还是积极拥抱、参与并且去实践。这个也不是说官方场合上讲一讲,我们确实看到了这样的例子。

钉钉上,有一个在杭州非常有名的小学校长张校长,他学校里面有一个老师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他自己做了一个 AI 改作文,放在钉钉上面。因为不是每个家长都擅长文字工作,AI可以在学生作文底稿的基础上,告诉你怎么写可以写到 90 分,这个应用很受小学生欢迎。连小学生老师都可以接受,那大家有什么可恐惧的?我很难理解这种恐惧。

同样的事也发生在我自己身边。我儿子现在读初中,做作业经常问钉钉魔法棒。那天我看到本来想说他。后来发现我也没教他,他自己就学会了,我觉得挺好。

就像你打游戏,我觉得既然这么有兴趣,这么想去实践操作它,为什么要焦虑?这没什么,对他们来说从小就是这么长大的。我们是因为中途发现了 AI,但对有的学生来讲,他第一天就觉得这个很正常。就跟我们当年第一天接触互联网一样,觉得这个东西很正常。

所以没必要恐惧,去拥抱它。

04 AI 改变关系?技术会改变和再创造我们的欲望

张鹏:你说到咱们这种互联网原住民终于熬到了我们要移民到 AI 时代的时候了,这个视角其实可能对所有人都是挑战。但我觉得没啥可怕的,这里面刘擎老师作为人文学者,我觉得他提了一个非常让人值得思考的观点,他说 AI 会改变社会中的关系,我们听听他这个视角,对我很有启发。

刘擎:AI 不是一个定于特定场景和特定领域的工具,它是全方位的介入了我们的人类存在,它是另外一个可以说现在还是打引号的「物种」,它是我们的伙伴。从你怎么去制定一个旅游的攻略,怎么去一家餐馆,到你怎么样安排一个公司的一个项目,都是跟 AI 结伴的。另外它会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特别是情感和亲密关系。

现在的人是很任性和脆弱的。我们的任性是说,现在每个人的自主性都在提高。这当然跟现代性的成就有关系,女性的受教育程度在提高、很多科技产品在替代传统家务,男女在物质生存的意义上都没有那么依赖对方了,所以现在年轻人婚恋很难。我们甚至在身体的亲密上也不依赖了,我们甚至可以发明更好的、更逼真的人工智能的情感伴侣、性伴侣。现在 AI 介入了我们从亲密关系,到最隐秘的、最私人的亲密关系已经介入到这么深了。

在这种情况下,人之间的亲密意味着什么?它可能带来巨大的挑战,这里边有风险,有忧伤,但是也是具有巨大的吸引力的。其实人类文明,就是从自然到不自然。比如说本来生育和性是连在一起的,但自从避孕的工具发明和普及以后,生育和性这个链条就被打断了,从天经地义的自然变成了不自然。最后达成的最高境界就是,我们真正爱一个人,就是爱他真正独一无二的、连 AI 都不能替代的灵魂。这就非常有意思,它反而实现了一个经典意义的爱情。

总而言之,AI 的衍生产品,它是作为人类文明自己创造的另外一个相对独立的物种,介入了我们所有领域的生活,所以带给我们的是一种新的生存方式、生活方式和价值观。人的生活意义的改变,它是挑战的吗?是挑战。有风险吗?有风险。但是也是使人类文明可能有一次新的创造和改变。悲观地说的话,人文主义那个时代就过去了,就是由启蒙时代创造的那一套标准,但也可能它会有一个新的更好的所谓后人文主义的文明,它也是可能的,所以未来的前景是开放的。

张鹏:我觉得刚才这一段把我们的思维拉上了一个更远、更高也更丰富的视角,那我们再稍微拉回来一点。因为我觉得既然我们谈到关系的改变,比如我们在一个组织里,我跟我的同事里也是一种关系,我跟我的老板也是一种关系,正好就问问叶军,你作为一个公司的 CEO,未来你在你的组织里怎么看关系的改变?CEO 怎么做 AI 的 CEO?

叶军:我觉得这是非常必要的课题研究。原来公司的老板、CEO 做的任务工作流程是定战略,把战略分解成目标,目标之后是项目,项目安排人去干。过程中 CEO 还得了解情况,了解数据。

AI 如果将来成为身边非常普遍的伙伴,可能一个 CEO 了解信息非常容易,组织更加扁平。CEO 应该留出更多时间关心员工,关心人。AI 这两个字从中文的角度讲就是「爱」,确实关于「爱」的问题。未来的管理者可能要花更多的时间在情感上。

现在很多管理者,包括创业公司,某种程度上员工就是「工具」,但未来不应该是这样,可能和员工建立感情,会比你分配任务更有效。

张鹏:未来可能在情感上的对齐比工作上的对齐更重要,因为大家都有 AI,AI 可以做工作上的对齐。刚刚我们聊了这么半天,刘擎你有什么比较认同或者不认同的观点?

刘擎:不是说不认同,但我们还需要考虑另外一面。

一个是用户他们购买了产品,那对他整个生活有什么影响?我这一代人从用笔写字到主要用电脑写作,现在的孩子都用电脑写作,修改誊写都很方便,让他们的文章写得比以前更好。但是对他整个人的精神生活、情感生活、文化生活到底有什么影响?这里面需要更多的考虑。

比如电商兴起过程中,特别在中国,我们在一个技术变革当中要看到大浪,还要看到沉下去的人。电商带来了很多便捷,带来新的企业发展,但是一大批传统的线下销售,他们要么衰弱,要么成功。像我对书店很敏感,书店倒闭衰落的有很多。

在电商时代,做事的经验和切身感受非常重要,我们有的时候容易把个人的感受、经验一般化,从自己的感受推至更全局的情景。但是我们讨论的是,在不同行业的人能够看到对方的行业,对方从事的事情,又可以让我们有一种超越,这种对话就非常好。

刘擎对话叶军:人文学者向创业者发问,如何理解AI时代?

叶军、刘擎和张鹏探讨 AI 时代原住民可能的未来生活|极客公园

张鹏:既要有自己创新的想法,但是又要有对整个世界的同理心,这个挑战挺大的。既然说到这一点,现场考验一下叶军总,今年钉钉发了个人版,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在线说服一下刘擎老师使用一下钉钉个人版。

叶军:想说服刘擎老师肯定是有点难的,刘擎老师说服我们很容易。我只能说可以试一下,因为钉钉个人版可以理解成一个你个人的 AI 助理,可能有些话你不方便跟你老婆讲、孩子讲,可以跟 AI 助理讲。它肯定能保守你的秘密,对你保持忠诚。这个东西非常好,长期来看可以积累出很多知识,值得试一下。

张鹏:那我们看下刘擎老师的反馈,也想让刘擎老师说说你真的想要的AI助理是什么样的?

刘擎:叶军总说得还是很有吸引力的,有的时候发展好的 AI 不光是助理,它还是一个伙伴关系。ChatGPT 我用下来是可以训练的,并不是同一个问题都给出同一个回答,上下文是有关系的。

我相信钉钉也会做这样的事情,它是一个你能信任,能够共同成长,你有需求,它回答你,你可以改正它的错误,他也纠正你的无知,相互成长变成合作的伙伴关系。在工作当中,也可能在日常生活当中就变成了朋友,这是理想的状况。

张鹏:某种程度上刘擎老师的视角可能也真的是很好的产品经理的视角,和人类共同成长。今天特别感谢两位跨洋做这样的交流,我期待两位用一句话总结一下,我们作为一个体,看即将到来的时代,我们该怎么办?

刘擎:每一次科技发展都不只是满足我们的需求,更重要的是在改变和再创造我们的欲望、我们的需求,我们的心愿。所以我们既要积极地投入,也要审慎地来思考,像今天的讨论就特别重要。

叶军:刘擎老师的观点也给了我很多启发,我也认同。

未来科技的革命,科技的进步能把人从繁琐的事情上解放出来,让我们有更多的时间投入到更高质量的研究和工作内容中去。因此,我自己主张要积极拥抱,同时确实要关注到它对更大人群的负面影响,甚至是安全或者社会层负面的问题。两边都要关注,但我还是鼓励大家积极去使用实践。

(来源:极客公园,作者:幸芙、Jesse、汤一涛,编辑:卫诗婕)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