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 native原色应用时代,李彦宏口中“卷”应该向哪个方向使劲?

资讯2个月前更新 AIGC学院
12 0

大模型“用”起来,创造商业的价值。

AI native原色应用时代,李彦宏口中“卷”应该向哪个方向使劲?

‍‍‍‍‍‍‍‍‍‍‍‍‍‍‍‍‍‍‍在过去,大多数人了解AI的途径是文艺作品。从《银翼杀手》到《爱、死亡与机器人》,人工智能改变生活的方式众多,有人期待亦有人担忧,理工科出身,同时也是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的李彦宏,显然是前者。

最近十年,李彦宏不止一次公开表示,“互联网的下一幕是人工智能”“互联网只是前菜,人工智能才是主菜”,众人不置可否之时,百度已经潜入了AI研发的深海。

什么是真正的AI时代?不是让技术更硬核,也不是让排名更高,最初的兴奋过后,经济学家、科技公司、AI领域研究者们逐渐意识到,创新大模型底座能力的最终目的应当是重构应用生态,提供符合人类使用习惯、智能体验升级的产品矩阵,这也是李彦宏一直在强调的观点。

12月16日,李彦宏在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再次表态:“大模型时代来临,真正的价值在原生应用,而原生应用无论对于大厂来说,对于中小企业来说,对于创业者来说,都是很大的机会。”

2023近乎一整年的时间里,百度一直在建设大模型生态,试图通过“利用大模型改造现有产品”至“从0到1开发AI原生应用”的智能进阶,验证出足够可行的方案。面对2024,AInative产品希望让大模型“用”起来,创造商业的价值。

“AI Ready”To“AI Native”

大模型给产品带来了多少改变,到现在已经很难说得清。产品的形态、交互的方式、服务的用户以及商业变现的模式 ……底层逻辑迭代后多少让人措手不及,追求应势而变的互联网大厂第一反应是跟随与复刻,即推出自己的大模型。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前8个月涌现了238家大模型,几乎每隔一天,中国就有一个新的大模型官宣。IT桔子数据显示,截止到2023年11月20日,中国人工智能赛道在一级市场的总融资事件数依旧达到了530起,总融资交易额估算有631亿元。

数据确实可观,但这就是大模型研发的尽头了吗?

手机圈“定语加得够多所有人都是第一”的前车之鉴已经证明,跑分与体验没有必然关系。方便量化对比的分数容易沦为厂商秀肌肉的工具,3月发布文心一言时李彦宏就表达了对于市场重心偏移的忧虑,他认为,“未来主要的机会其实是在模型之上的AI应用。”

举个例子,文心大模型4.0版本下,百度文库的PPT生成能力已经称得上全球顶尖。经过足够多的数据训练以后,国内大模型跟世界最领先水平之间的差距已经大幅缩短,但在企业级软件方面,国内与海外还处在两个世界。

广发证券的研报表明,美国AI软件的商业化步伐迈得更大。AI+图像的代表性产品Midjourney在公测版上线的第二个月就实现盈利,盈利模型已经跑通,健康运转的盈利模型使得Midjourney具备自我造血能力,至今未曾对外融资。

李彦宏曾经把大模型和AI应用的关系比喻成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和APP,主流操作系统只有安卓和iOS两家,而移动应用有800万之多。“大模型是一个基础,上面如果有了有价值的应用,这个产业就算跑通了,就能越做越大。”

所以比起强调硬件与算力的“AI ready”,新一代AI更该做的是“AI native”,基于基础大模型开发海量AI原生应用。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他的观点更加明确:大模型下半场要靠拼落地、拼应用来体现能力。

AI原生应用才是“金科玉律”

正如前面所说, 经历了一个轰轰烈烈 的 AI 之年 , 国内 大模型的数量已颇 具 规模,但新的挑战也随之而来: 一方面,公众对 大模型的期待值 被 拉 到更 高 的位置;另一方面,面对噱头不一的各种大模型,如何基于业务场景有针对性地进行投研,同样也是一个重要课题。

迭代认知没有捷径,只有尝试。按照李彦宏的说法,超级应用“不是坐在屋子里凭空想象出来的,也不是读了哪篇论文明白过来的。确实是无数的开发者他们在试的过程当中,知道这条路通,这条路不通。今天绝大多数的possibility还没有被尝试过,创业者开发者都要尝试,不管这条路走通没走通,都是宝贵的经验和教训。”

当然,前路也不尽然是一片黑暗。站在AI渐成新基建的时代背景中,企业及个体想要率先享受新技术红利,AI原生应用成为“金科玉律”,这也是李彦宏口中“卷对方向”的真正释义。

百度集团资深副总裁、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组总经理何俊杰把当下的AI生态情况概括成了“1+N”,强大的基础模型是1,由它衍生或被它改造的搜索、文库、地图等产品是N,N的大小,构成了1的实际价值。

所以今年五月份,百度成为第一批宣布要“耕种”AI原生应用的大模型厂商,“百度要用AI思维,把所有产品都进行重构,做出AI原生应用”的坚持下,仅几个月后,百度便在10月举办的2023百度世界大会上,拿出了多款AI原生应用产品。

以百度网盘为例,APP内“云一朵文件助手”省去了自己一个个查找文件并确认的麻烦。与云一朵对话时输入“英语六级”等关键词就能快速定位到相关文件,连接微信生态后云一朵甚至可以做到智能总结公众号文章要点。

除了处理语言、图像这些常规操作,云一朵还能提炼视频内容、添加字幕、将字幕导出文档、添加文稿标题,一个智能助手足够包圆绝大多数前期工作,堪称比大学生更好用的实习生。

用AI“重做”以后,学会智能推荐中间聚会点并规划出行路线的百度地图,解决了天南海北朋友见面难的问题;学会上线文档生成PPT的百度文库,解决了内容工具到生产力工具的过渡问题;学会问答生成图表且支持多轮交互的百度搜索,解决了整合分析各类信息的问题。

AI native原色应用时代,李彦宏口中“卷”应该向哪个方向使劲?

AI原生应用是百度在AI native时代做出的诠释,之所以是百度而非别人,在于多年积累的价值爆发。“你原来调用只敢调用一万次,你现在敢一天调用100万次,这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是未来竞争的主线。”

近10年来,百度在人工智能方面的研发投入超1400亿元,芯片层、框架层、模型层、应用层的布局,让百度可以做端到端的优化,从3月份发布文心大模型至今,推理成本降到了原来的百分之一。

独智慧不如众智慧

正如极客公园创新大会 所倡导的核心观点 ,如今的 AI 变革尚且是草图,未来描绘出何种模样,靠的是实际生活中每个环节丰富而具体的创作。

最近一段时间,我们见证了一个又一个单个大模型现世,这是个体智能涌现的过程,接下来的第二次涌现,清华大学计算机系长聘副教授刘知远认为,那将是群体智能的涌现。这与百度重押AI的逻辑不谋而合。

回溯李彦宏在今年几次重要场合的发言,他多次提到,中国有丰富的应用场景,中国用户又天然愿意拥抱新技术,有了先进的基础大模型,“我们就能构建起一个繁荣的AI原生应用生态,共同创造新一轮经济增长。”

AI native原色应用时代,李彦宏口中“卷”应该向哪个方向使劲?

不难看出,百度想要做的,是将AI大模型变成千行百业的智慧底层,将AI原生应用的培育和果实,交到每一家企业、每一个个人手中,让它们真正掌握技术的“主导权”,成为AI原生时代的主角。

上个月的西丽湖论坛上李彦宏说,中国和美国都还没有出现最好的AI原生应用,在这条赛道上,留给初创企业的机会还有很多。

一是前者的优势并非不可撼动,大厂强项在算力,深厚的研发力与广博的人才池让它们看上去兼具钱、资源与决心,但在大模型完成从无到有的探索阶段后,游戏玩法变了。大力出奇迹的套路不再奏效,AI竞争向着强调商业场景的阶段迁移,应用的机会更大,创业公司完全拥有“弯道超车”的可能。

二是后者具备包袱轻、掉头快的优点,更有可能达成“破坏性创新”。大公司某种程度上甚至代表落后生产力,百度也不能免俗,首先要做的是“去掉肌肉记忆,不能按照惯例去做,拥抱新的时代。”

李彦宏认为这是必须的。“大家过去很习惯了,所以我逼着所有的业务都去重构、重做,不管以前怎么做的,扔掉,重新来。”

PC和互联网时代的例子反复证明过,创业公司能实现大量的价值创造,甚至创造过去没有的需求。与之相对的是,行业成型的头部企业一旦适应转变,抓住时机利用好大模型能力,获得的收益、价值增益也有巨大发挥空间。

AI带来的改变是深远的,李彦宏并不担心百度失去机会,他反而更希望以“大模型平台+解决方案+AI应用”模式将AI能力赋能给企业,共同构建繁荣的AI生态。

作为群居生物,人们亘古相信联合的力量,相较于人工,AI集结成群的能量势必也会更加强大,更加难以想象,智能体间的相互协作会把世界带向何方?探索未来的队伍里,百度承担着动力引擎的角色。

(来源:陆玖商业评论)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