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碰撞:毛诗篇x刘擎x水哥 对话,如何看待人工智能下的教育?

思想碰撞:毛诗篇x刘擎x水哥 对话,如何看待人工智能下的教育?
来源:微信公众号 此念
作者:此念
时间:2023-11-06

点此直达原文>>>

【内容介绍】

导读
人机共存时代已经来临,对于人类现在最重要的是什么呢?刘擎觉得,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能够把思维方式、批判性思维和对生命的感知,转化为可表述的语言,并基于已有的知识,提出更有意思的问题。因为好的问题特别重要,问题越具体,越有针对性越好。而现在的教育最大的麻烦是,学生只知道标准答案,而不知道怎么提问题,甚至缺乏问题意识。我们越来越难以从自己的内在体验中获得价值,这是现代的精神困境和异化。
刘擎
美国明尼苏达大学政治学博士
华东师范大学紫江特聘教授
国内政治哲学领域知名学者
《奇葩说》第七季导师
王昱珩
难以被“标签化”的水哥

01 人机共存时代来临,
要胜过机器能做的那部分

刘擎:我做一个预言:等五年级以下的孩子高考的时候,现在的高考可能已经不复存在了。
人机共存、人机合作的时代已经来临,最重要的是你要胜过机器能做的那部分,能够把你的思维方式、批判性思维和对生命的感知,转化为可表述的语言,并基于已有的知识,提出更有意思的问题。
这些在我们当下的教育系统中不是不存在,但是是非常边缘化。现在有了人工智能,你的思维方式、批判性思维和对生命的感知,和传统的教育怎么嫁接?要摒除或削弱原来教育带来的一些弊端,还是变得更有负担?比如,我们不仅要学这些课程,还要学ChatGPT怎么用,并且怎么样把它用好。
所有的专家都认为,提好的问题特别重要,提的问题越具体,越有针对性。对做创造性相关工作的人来说,可能他的问题越高级,他才能获得更好的答案。
现在的教育最大的麻烦是,学生只知道标准答案,而不知道怎么提问题,甚至缺乏问题意识。整个教育社会化的目的是要提高人的功能,产生好的、可见的、可数字化测量的,这样才有普遍的适用性。
你说这个孩子特别好学,大家就只关心他考多少分,因为考多少分大家才能听得懂,可见、可衡量。我说水哥这个人特别厉害,人们就会关心他现在身价多少?现在身价值多少钱,换成美元或欧元,全世界都听得懂,它有象征价值或符号价值。象征价值的意思是戴了这个表 、开了这个车,我就属于社会的某种阶层,我的价值是通过别人反射过来的目光获得的。
我们越来越难以从自己的内在体验中获得价值,这是现代的精神困境和异化,但现在社会同时也带来了一个好处,就是让过去的很多特权变成了普遍的权利,惠顾了大众。这也是为什么整个教育界一直在呼唤通识教育和博雅教育,而ChatGPT或AI可以极大地增强普通人的功效。过去你要通过非常麻烦的学习、锻炼和规律的训练,才达到中上等水平,但现在不用这么折腾就可以达到了,这对于他们来说是极大的鼓舞。
水哥:但是现在ChatGPT的出现完全代替不了我现在所需要的任何东西,它对我而言是没有意义的,甚至是没有任何用处的。我可能更相信我的双手和实践,因为我在实践过程中发现,很多的理论,包括别人成功的经验,我自己成功的经验等等都难以复制。
刘擎:我认为就现在的形态而言,ChatGPT只能取代非常低级的或者中级的知识,它根本达不到作家、艺术家、科学家等等这些高智能、高功能的人的想法。它的数据喂养,语料还是太少。
但是我们要分辨ChatGPT是先天就具有某种局限性,还是虽然以它目前的水平,有一些问题不能解决,但未来可以有所突破。比如迭代到了ChatGPT50,可能会有不一样的结果。因为ChatGPT现在是模仿,有知识加逻辑,它有一个建模,这个建模是可以改进的。比如,像水哥这样的人不断去训练ChatGPT,它可能给出三十个选项,你会发现你问的问题越高级,它回答的越高级。所以,按照现在的状态来看,我还不能判断ChatGPT将来会怎么样,人类用理论模型思考是科学革命以后的事。
人类有一种具身知识或默会知识,要结合具体的情景。比如厨师炒菜就是默会知识,我们想象一个机器人做鱼香肉丝,它控制前面火多少度,后面火多少度,过程会有很多控制,但即便如此,可能最后炒出来还是不对。
这里最重要的是,我们人类是从具身性(也就是肉身的物理感知),上升到与精神世界有关,然后才会出来一个知识的普遍世界。简单地说就是,人类有物理世界和内心精神世界,除此之外,人类还有一个世界三,就是人类精神世界的客观化,包括知识和艺术,这些东西构成了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是独立的,即便人类去世了,这些作品还在。

02 AI时代
人类需重新思考生命的体验

刘擎:AI从哪里工作呢?
AI没有身体,它的硅基现在是没有感官,没有内心活动,也没有第一人称的视角,它直接从世界三开始工作,从人类所谓的知识结晶开始工作。在这个意义上,AI比我们优越,因为它不需要试错,不需要面对各种艰难险阻。
就像下围棋,到AlphaZero的时候不是模仿人,而是暴力地预测,它只根据规则来,发现有些路我们人类就根本没尝试过。可能围棋大师可以算两百步三百步,再远他算不了了,他就在两百步三百步里面找金角银边这种战略,他就是在这个路径上依赖了走了很久。在算过两千步五千步以后,发现有一种路径,在前面看不出来,但是到后面是有优势的,这已经被我们事先抛弃了。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机器确实可能在好多领域,可以打开一个我们从来没有想象过的视角和路径。
人机共存一定是一个大的趋势,可以带来范式转换,按照古典人文的想法,它是让我们从过度功能指向的社会教育和活动中解放出来,让我们重新思考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体验,内心的饱满、丰盛、充盈,发展最有意义的人和世界的关系,而不是取用,也不是看你能给我带来多少好处,这是一个理想的状况,但是这个状态很难说。
毛诗篇:我以为AI会把我从低功能的职能中解放出来,我可以更好地体验生活,但也有可能走向相反的方向。
刘擎:但是我觉得,现代人已经这么小心翼翼了,这么趋利避苦,我们的生活真的快乐吗?这很矛盾。
你发现我们功课做得这么好,我们考试考得这么好,对人生问题上都是最优化的,但最后的结果我们却是茫然的、有挫折感的。中外的古典思想家都认为,苦难和冒险是构成生命幸福感的一部分。
如果我今天晚上约你下棋,你说:“对不起,我今天晚上有别的事情,就算你赢好了。”我会很失落。谈恋爱也是,有人说我被浪费了五年的青春,到最后没有结果。但爱情的结果是什么?是要结婚吗?是要生孩子吗?爱情最重要的结果不就是你被爱和爱过本身吗?爱情最经典的定义就是失控。
毛诗篇:所以人的情感在退化,大家越来越不愿意冒险了。养宠物也是一样的,为什么喜欢养狗,因为每天开门它就朝我摇尾巴,只要我对它好,它就会对我好。和有些人喜欢植物和昆虫是一样的,从某种意义上,它的付出和回报是可预测的,但是人最不可预测,人是风险最高的。
刘擎:人不是像石头和动物,基本上是给定的,是永远如其所是,也不是像神一样全知全能全善,饱满自足。人的生命就是在遭遇当中,才能不断生长和改变,可能变得丰盛,但是当你遇到一个恶意的他者,不小心打开,也会有灭顶之灾,有毁灭。
我们活在人间,本来很可能就是一场冒险。从最后的结果来看,大家都死了,你不能说最后都死了你何必活呢。我们去好多地方旅游,最后都会回家,你不能说为什么要旅游呢,最后终点不是还会回家。
所以我们现在人越来越缺乏勇气去打开自己,无论对自然,对其他的文化,对异端的思想。我们把自己保护得特别好,保护到最后,确实安全了,但是我们蛮可怜的。所以我们现在试图认为有一个AI的东西,它能够把我们服侍得很好,我们享受一种软绵绵的、没有波澜的、如意的、可以掌控的幸福,可能未来四五十年里会有定论。但是在十年之内,人机共存或者碳基生命和硅基生命的共存已经迫在眉睫,它会改变很多事情。
思想碰撞:毛诗篇x刘擎x水哥 对话,如何看待人工智能下的教育?
公众号 此念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